阮松偉

我記憶中的瑞霞是一個關心愛護我們的姐姐。我在家中排行倒數第二,瑞霞是我們的二姐,她比我大十六歲,中間隔了兩個哥哥和另一個姐姐,但是我和她很親。當她和姐夫在馬尼拉的Narra路上的中文學校教書的時候,我和他們同住。後來他們開始做生意以後,我就會在週末的時候和姐姐在一起,直到他們搬到達沃。後來我大學畢業之後,姐姐叫我到達沃去,從那時一直到現在。

 

我記得初到達沃的時候,姐姐不讓我一個人單獨出門,要我一定要有保鏢跟著。我很不高興,因為我從大城市來的。但是姐姐就是這樣。她也是這樣地保護和關愛她的孩子們。她是一位堅強,穩重的女性,任何事情她都要自己解決,不要麻煩她的孩子們。

今年八月十三日我來到美國探望她,看到她如此地衰弱,我好傷心。我對她說得要多吃些,我會做她想要吃的東西,她微微地笑著,對著我點頭。我就烹煮她喜歡喝的湯,她吃了很多,看起來很美麗,也可以下床走動。但是當她從馬尼拉回來的時候,看起來很疲倦,很虛弱。但是她從不出聲抱怨身上的痛苦。真是一位堅強的女性。我心裡知道她受苦了,所以我建議Walter和Ibin給她加重止痛藥的計量,減輕痛苦,能夠有較好的睡眠。我禱告求神給她恩典夠用,願神的旨意成全在她的生命中。

 

我知道我的姐姐現在已去了那更好的地方,在那裡不再有痛苦和哀傷。我知道,她已經得救,並與我們的造物主同在天堂。這是她最終的盼望,也是我們最終的盼望。

© 2017-2020 by  Memorial.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