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一生

阮瑞霞自述,張靜整理謄寫

我於1932年3月20日出生於馬尼拉。父母是廣東省台山縣瑞芬鎮人士。父親大名阮本綱,母親伍鳳銀。早年移居菲律賓,當年父親到菲律賓時乘船的艙位是最底層,但是他白手起家,在馬尼拉定居。並取菲律賓名為Jesus De Santos。我們兄弟姐妹一共有八個,最小的弟弟比我小二十歲。家庭負擔很重,父母親栽培子女非常辛苦。母親115歲才過世。

 

二次大戰的時候日本佔領了菲律賓。日本人凌虐當地的居民,隨腳就踢。有一次父親在街上行走有日本騎兵經過,閃避不及,就遭施暴,但是沒有人敢去救他。大家見到日本人,就趕緊躲進屋內,把門鎖起來。這些事,在我至今印象深刻。

我排行老三,從不服輸,常常出頭,領頭說話。我雖是家中第二個女孩,但是長我?歲的姐姐個性溫婉文靜,比起她來,弟弟們比較聽我的我。小學讀的是聖公會的小學。中學初時也是在聖公會學校。但我個性堅強,自小就是個很有主見的孩子,對於自己喜歡做的事常常努力爭取,父親常說我個性像個男孩。我在讀聖公會中學的時候見到附近的中正中學,有女童軍的軍事訓練課程以及球隊,很吸引我。就要求轉學到中正中學,後來在中正直到高校畢業。

少年時期喜歡文藝創作,結婚後就沒有時間

年輕時代的文藝創作是我在中學時代就開始了, 那時喜歡看電影,啟發了創作的靈感。中學時有一個很好的老師喜歡文藝,對我很好,鼓勵我們這些喜歡寫寫東西的學生們創作。後來就投稿,發表在當地華文報紙的『晨光』副刊。當時我把這些發表的文章剪報收集成冊,名為『昭明文集』。『昭明』是我當時用的筆名。收集的剪報中還包括了老師對我作品的評論,和當時中華民國領事館的領事的鼓勵話語。  這些資料在一次颱風水災中受損,我和弟弟們去清理時,差一點被他們丟掉 - 當時我和一些同學和愛好創作的朋友們,曾經創立了一個名為『椰江文社』的團體,彼此切磋,這是六十年前的事了 - 幸虧即時搶救,留下了這些剪報集,作為回憶往事的憑據。

我在家人的告誡:『要想好了』之下,毅然於1955年與夏星結婚

在馬尼拉高校畢業後,我的同學們一共五個人,來到家中邀約我和她們一起到南部的華語學校做老師。我雖然主修教育,但是我喜歡做生意,起初並不想做老師。但是禁不住同學們的鼓勵,最終還是決定和她們同去。我們去的學校是當仁中文學校,由於我主修教育,所以被安排做輔導老師。除了上課還要教體育課,帶球隊。此外,當時有一位從香港來的導演伍中牧先生,也在我們學校。他組織了一個話劇團,我也是其中的一員。當時夏星也是學校的教員,同樣喜歡寫文章,又喜歡照相,我們由於一起工作而相識,這個清貧的青年對我展開追求的攻勢。開始的時候家人因為我年紀輕反對。但是,我很同情這個青年,心想我如果拋棄了他,那他怎麼辦?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交往了兩年。之後,我在家人的告誡:『要想好了』之下,毅然於1955年與夏星結婚,那時他連正式的簽證都沒有。

說到夏星。我在他二十多歲的時候認識他,知道他少年時家境困苦, 但是他是個非常努力,奮發圖強的青年。在我們結婚前,他曾和幾個同鄉朋友合資,從兩個小小的照相機開始,在南島開了一間照相館 – 藍天照相館 (Blue Heaven Studio)。那時我因為同學的介紹到南島的華語小學教書,我只專心教書,並未參與他的生意,所以也不太記得照相館的生意好不好。但是因為這段經歷,使得夏星對照相頗有研究。 也因此留下了上萬張的照片,記錄了我們這個家庭的一生。

 

我十分緬懷在菲律賓的生活,雖然清苦,但是無憂無慮。我和夏星婚後成立家庭,一起創業。事業發展逐漸有成,我們對子女的教育十分重視。夏星喜歡音樂文藝,曾經聘請鋼琴老師,教全家學琴,包括他自己。 我由於忙著照顧生意,是全家人唯一沒有學琴的人。 我管教孩子們十分嚴格,但是我很愛他們。現在都是成家立業的孩子們,至今還記得我是如何管教他們,但是也記得媽媽會照顧他們所有的需要。

年輕時創業十分辛苦,要看店,看貨,照顧孩子。早上9點鐘開門,每天都工作到半夜。還有要應付勞工部的檢查,常要運用靈巧的辦法與其周旋。就這樣努力工作,打拼,事業逐漸有成。家裡的生意包括了百貨公司、超級市場、旅店和餐館。我這不讓鬚眉,據理力爭的個性,成為夏星得力的助手和工作夥伴。其實我小時候就喜歡做生意,記得我才十幾歲的時候,見父母親工作辛苦,就曾經辦了一些雜貨,在家中做起小生意,幫助家計。做生意除了需要能夠掌握時機,該收手的時候就要收。在這樣的理念之下,我們在Davo 的生意一間一間的發展起來。1976 年之後,子女們也開始參與幫,一直到1985年由於菲律賓政局不穩,才在1986年開始前往香港轉投資。我們兩人互相尊重,我所提出只要是有理或對的意見,夏星定會聽從。夏星熱心公益,是個有擔當的人。我們也互相支持,他在任獅子會會長的任期內 ,遍訪區內一共60個分會,我都伴隨同行。兩人一同經歷了多彩多姿的一生。

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我幼小的時候就已經因教會學校基督徒老師的介紹認識神,我的一生早已在那時就被神眷顧與帶領。

Wang Bu Liao - Lin Dai
00:00 / 00:00

Walden - Around the time we were in Manila around 1965-1970, I used to hear Mama's music collections, and one of the favorite is Wang Bu Liao by Lin Dai. She used to tell me stories about how she was discovered in Hongkong.

© 2017-2020 by  Memorial.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